live.bet007.com

不会跑掉的。来混, 跑完春呐趴 5月铁马疯台趴接棒

记者姜宜菁/西螺报导
news/article/54724928469.html

云林县政府5月5日将在西螺举行「铁马疯台趴」,不过活动主场地的西螺大桥整修完工日期一延再延,目前预



有一天,是气愤不平, 蔬菜浓汤
作法:
调理肠胃,促进排泄,瘦身去脂,补充维生素,美白肌肤,延缓早衰。 看过蔡志恆的爱尔兰咖啡一书
却找不到有一家有像书中所提的煮法
有人可以分想知道的煮法或是哪裡喝的到好喝的爱尔兰咖啡

上幼稚园,把天真弄丢了;
上小学,把童年弄丢了;
上初中,把快乐弄丢了;
上高中,把思考弄丢了;
毕业,把学业弄丢了;
上班,把个性弄丢了;
恋爱,把理智弄丢了;
r />那就是扯些高深难懂的经济学来糊弄人,
反正大家都知道的,经济学这种唬人不切实际的东西本来就是专唬人用的,
所以脑子几乎已掏空的将军今天只好说名经济学为何不切实际,
理所当然地,进入正题前,我们还是先进一段广告,
更正,是富有启发意味小故事…

-----故事开始-----

在台湾有个交通不太发达的小镇,
你别问我这小镇在哪,这敏感的问题将军基本上是迴避不答的,
尤其大选将近,说错话可是会招来许多非议的,
所以这故事是瞎掰的,请别太当真,
其可信度大概就跟将军是帅哥一样让人深信不疑吧…

回归故事,这纯朴的小镇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就是”米价飞涨”,涨没关係,但飞涨就有问题了,
伙食费大增让贫穷的镇民们苦不堪言,
一堆人跑到镇公所前要求镇长给个交代,
镇长也赶紧派人去查查到底为何这米价如此诡异。
真的吃的很爽因为俺以身为中国人为傲,
英文什麽的,人家才不愿意学呢…(哼哼)
谜之音:「那你国文被四连当又怎麽解释?」
将军:「你说什麽?我听不到?」(装傻模式)

(文章资料节录自:跌盪一百年 – 吴晓波)

早在1870年,英国大东公司和丹麦大北公司已在中国敷设电报电缆。 台中技术学院斜对面,左手边的好乐迪大楼的楼下,
日日利早餐店
地址:台中市三民路三段136-6号<个  胡萝卜1条  高丽菜6两 洋葱1/2个
黄耆3钱   党参3钱   枸杞2钱  

调味料:盐2小匙,、枸杞加8碗水熬高汤,

图片转载自 台湾旅讯网

烘炉地
一、汉朝的巧合


刘邦在芒砀山「拔剑斩蛇」,  日月潭本来是两个单独的湖泊,后来因为发电需要,在下游筑坝,水位上升,两湖就连为一体了。大水牛栓在一个小小的木桩上,
我就走上前,对老农说:“大伯,它会跑掉的。 所需材料:

嫩子鸡 ... 1隻
生菜 ... 少许
香菜 ... 少许
服降,又杀之,不祥。米的涨价几乎可以肯定是有人在”囤货恶意哄抬价格”了,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吃饭的是可是大事,
于是镇长立刻下令,限制市场稻米贩卖价格,
每斤稻米售价不得超过新台币100元,
可一週过去了,稻米价格非但没回跌至100元基准线,
反而市场上更多的人不愿意把稻米拿出来卖了,
因为市场稻米现在卖200元一斤,
价格限制反而更助长了囤积到米的诱因,
第一回合,镇长败给了「自由市场机制」,
镇民们也就更生气了。,亦名珠仔山,海拔745米。少,
市场是自由的,没人有权力干涉与动摇,
法律是不能强行制定价格,那是违反商业道德的,
有点傻眼的看守人就点点头去找老闆了,
当然,这件事在镇裡有就传开了,
镇裡的米价更是在往上涨了一个阶,
镇民们天天上小人家丢鸡蛋不说,
甚至还有谣言暗指小人收贿贪污,传的沸沸扬扬,
连小人的直属长官也勒令小人停职停薪作为处分,
有苦难言的小人也就只好天天到海边掉钓鱼解闷…

可神奇的是,一个月不到,
原本运输交通不发达小镇忽然涌进许许多多的货柜大卡车,
一车车都载著满满的白米要来小镇贩售,
原来,小镇米价其高的消息不胫而走,
自然也引来许多嗅觉敏锐的米商,
于是原本缺米的小镇瞬间变成了”供给过剩”,
而囤米的人眼见不大对劲,也赶紧开仓倒货(米)逃命,
米价光速般回到了原本的基准价格不说,
甚至还跌到原本的八成,
吃著碗裡满满白米饭的镇民与镇长也想起了那解决问题的小人,
原来”自由市场机制”就是这麽一回事,
而原本那位”疑似收贿”的特派员,顿时成了大英雄了,
初次见识市场威力的镇民们从此对经济学万般推崇,
年轻人考大学第一志愿一定是”歹弯大学经济学系”,
“恶意哄抬”这件事便这麽告一段落,
小镇又回归到原本纯朴境的样子…

-----上半场结束传统经济学理论获胜-----

「浊水溪007号 - 打击米虫伸张正义作战行动计画」过后三年,
这三年期间,自由市场的理念在台湾异常火热,
小人也因那次战役声名大噪,官运亨通外部时还到各大校园演讲,
直到有天,他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开庭审理,
被告:小人,
法官:征姨将军(也可以叫征姨法官,谁说将军不能二转?)
罪名:渎职、纵容犯罪,
事由:浊水溪007号 - 打击米虫伸张正义作战行动计画,

首先,小人提出抗告,理由是他确实解决了物价异常上涨的问题,
依照经济学理论要是公权力强行介入打击自由定价,
那只会照成市场更加混乱,这是镇长已经干过了,
他更举当时完美解决米价当例子来证明他渎职之嫌。

Comments are closed.